指导外籍人士通过泰国的法律丛林

pic_20160108165802_x

 

指导外籍人士通过泰国的法律丛林
The Big Chilli Magazine – Issue: January 2016

 

与拥有20多年的资深律师会面,专业处理外籍人士在泰国经商面临的种种问题。

自从颂颇·空顽于1993年成立公司开展法律业务以来,帮助了上千的外籍客户解决商业的法律事务,客户包括个人及公司。颂颇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包括:建立公司,诉讼,获取工作许可,在投资、税收、财产和知识产权纠纷中的法律顾问。

公司也帮助外籍人士处理与泰国政府相关的紧急事务,例如当他们成为在犯罪调查和起诉中的嫌疑人,当他们在严重伤害或死亡的汽车或摩托车交通事故中。

我们在是隆路的是隆综合大楼见到颂颇先生,此地也是自2000年以来他的办公室所在地,颂颇先生利用自己在泰国法律体系中的独特视角,服务着在泰国的外籍雇员以及外国访问着。

“当我在1993年成立了公司时,生意很好 – 很多投资进入泰国。许多的外国公司寻求我们的帮助想要在泰国成立公司,许多个体希望 在泰国工作,居住或购买房地产。”公司高级合伙人头衔的颂颇先生说道。

 “然而,1997年底金融危机爆发,许多公司破产了。我们的许多客户受到影响。例如,他们没有偿还他们的贷款。我们通过与银行,      处理破产案件和重组业务。最终,我们的许多客户得以幸存下来,并且继续往下走。”

“事实上,金融危机给律师创造了巨大的机会。我的公司收到了很多的帮助请求, 我想我们确实帮助很多人。”

询问 过为什么他的大部分客户为外籍人士,颂颇先生回答道:“他们中的一些人认识我时在Baker & McKenzie国际律师事务所。当我成立我自己的公司时,他们也跟随了过来,因为他们相信我能提供良好的服务。此外,我联系到一些外国商会并与他们建立成员伙伴关系。”

“过去,我们主要关注西方企业家和来自美国、加拿大、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公司。之后我们开始从亚洲国家如新加坡、香港、马来西亚、日本、韩国和最近也从中国吸引更多的客户。我们不同于其他泰国律师事务所, 因为我们积极参与中国公民和企业的事务, 有时是也通过与中国的律师事务所合作。我们有会说普通话的中国员工,我们也活跃在中国的许多省,主要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武汉、昆明。同时我们通过与其他亚洲经济共同体(AEC) 的公司合作扩大本所。”

颂颇先生说公司很注重研究和开发。“任何涉及商业法律的人应该通过培训,教育和报告,通讯和其它资料的阅读建立自己的专业知识。我们努力引导和跟随新法律的发展,例如新法律,法律修正案等等。每个月我们的内部员工都要进行内部培训。

 

“政客们通常学习法律,所以一个法学学位让我平等的与他们共事。”

我认识颂颇先生20多年了,我可以说,我总是发现他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一个非常精明的律师。他完美的英语和他对泰国法案和系统的深入了解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法律服务品质,使客人舒心,同时又激发信心。

松坡先生于1962年出生于曼谷,在那空拍隆府长大。他的早年生活和家庭背景都很极为普通。在高中时他不能决定职业生涯路径,但在反思许多不公正的政府官员,他目睹了农民,包括他自己的家庭,他决定成为一名律师。 “我想保护农民免受虐待”,颂颇先生说。

“我也知道政客们通常学习法律,所以我认为,如果我必须和他们共事,一个法律学位将会把我和他们放到同等的阶级上”。

在1987年,颂颇先生结束在泰国政法大学的法学院学习之后,他开始在本土的公司实现,并于1990年加入了贝克麦肯思国际律师事务所。“当我在贝克麦肯思国际律师事务所工作的时候,我已经在计划着建立一个我自己的法律公司。”1993年的时候经济危机爆发,我觉得时机到来了。

“目前,我们有25个员工,其中包括15个律师和其它10个员工。我们有5个合作伙伴,包括我自己,分别负责5个部门,它们是企业和商业、税务、房地产、诉讼和知识产权。我们现在已经有23年的历史并且拥有上百的忠实客户。”

“我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建立一个长久的公司。这意味着在优秀的员工获得宝贵经验的时候,加以鼓励,我们的方法是鼓励高级职员晋升为合作伙伴。例如,我们的移民部的经理在与我们工作多年以后成为了我们的合作伙伴。”

“我们税务,商业与诉讼部门的经理也是同样的例子。合作伙伴就如同股东一样,我们会定期分红。这样的安排可以让所有的部门都获得利益,每个部门都拥有他们自己的律师和其它员工。”

 

协助知识产权问题,从商标和版权到专利和电子商务

“在过去的10年中,许多新的公司成立,增加了很过竞争。因此我们也开始思考关于如何让我们在特殊领域凸显开来。结果我们从一般的法律业务开展到了知识产权业务。我们遍布了全部的知识产权领域 – 商标,版权,专利,设计,科技,特许经营权和电子商务。 我们在10年前建立了我们自己的关于注册商标的网站(www.tmpg-thailand.com)并且也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数字平台(www.tmthonline.com)。我们也在积极的招聘一些在知识产权领域的专业律师。

“泰国商标保护组是在我们指导下创建的。在未来几年我将更加重视知识产权的生态系统。我们也参与创建专业培训知识产权事务的人员,以支持政府和私营机构。泰国急需更多的知识产权专家。“颂颇先生说。

“在北美和欧洲,知识产权工作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法律业务重要的一个部分,但是在亚洲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想要成为在泰国这个领域的领军公司,我们不仅扩展到亚洲的其它地方,也要扩展到北美,欧洲,非洲。事实上,任何人想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注册一个商标,版权,专利,工业设计,或者地理标识都可以来找我们。如果你需要申请的服务,我们也很开心为您提供,”颂颇先生说。

“此外,我们能帮助我们的客户处理在其他国家发生的纠纷,着节省了客户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跨国旅行是很贵的,而且还要付高额的律师费用,例如没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到不同国家旅行和本土的法律公司或姊妹公司协商。我们也可以和客户一起去其它他们有事务的国家,并和本地的姊妹公司一起合作。”

“尽管我们决定扩展我们的知识产权法律,我们也任然保持之前的业务,如企业,税收,移民,诉讼和不动产。我们的重点也包括在泰国和其他地方建立小中型企业的客户数据,并且为知识产权法律纠纷提升我们的全球数字平台。”

 

“外国投资者应该知道在泰国注册新公司的的注册资本必须至少为二百万泰铢,一次付清,并且每名外籍员工需要对应4名泰籍员工。”

颂颇先生还透露了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将市场扩大到中国 “我计划利用中国主席习近平的战略计划建立一个新的中国法律业务部门,”他说。

 

对外国投资者的建议:

“我们欢迎每一个想要讨论商业计划和问题得外籍人士。第一次的咨询服务是免费的。在泰国开始经商之前,外籍投资者需要了解更大的图景以及指导公司建立的复杂性。他们需要知道税务结构已经如何遵守税务事项,如果他们来泰国工作或者打算雇佣外籍人士,他们需要知道在获得工作许可证之前政府的要求和条款。”

例如,他们应该知道,一个新公司的注册资本必须至少二百万泰铢,全部付清了,业务需要使用至少四个泰国员工每名外国雇员。

“外国投资者需要清楚的了解在泰国的外资企业的规定。政府允许外籍占有100%股份投资在一起商业上,主要是制造业,但是在服务业上,外籍人士必须与泰国合作伙伴共同投资”。

“外籍投资者应该意识到试图避开建立一个登记人是很危险的。常见的危险做法是过去外籍人士不想要真实的泰国合作伙伴来分配公司股权,只是用泰国人身份来遵循法律。”

“在这种情况下,泰国人是登记人,这是绝对不合法的,而且会引发刑事诉讼。现在政府比过去更为严格,”颂颇先生警告道。

“因此,当外籍投资者来到泰国经商时,他们必须仔细的确认他们是否被允许在此类商业中可以拥有控股权。如果没有,至少51%的股份必须被真正的泰国合伙人控制,并非仅仅只是纸上的合作伙伴。” “让外籍投资者了解泰国本地的税收法规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在泰国经商,获得利润之后需要缴纳23%的企业所得税,还有10%的股息税。

“当公司成立时,必须向政府登记以征收7%的增值税,这个税收是对所有销售的产品或者服务征税的。这个增值税需要每月从每月第一天开始的15天内向政府支付,”颂颇先生说,并继续说道,外籍人士在泰国的投资主要真多服务类型的贸易,如电子商务, 数字营销和分销,生产医疗产品和设备。

 

纠纷调解:

“我们看到很多股东之间的纠纷的案件。解决纠纷的所需要的时间取决于案子复杂的情况。公司业务纠纷通常不太复杂,可以在股东中友好的解决。”

“有时是一个外籍人士和他的泰国配偶之间的争端。我把此类争端称为家庭纠纷,并且我处理过我称这些家庭纠纷处理许多这样的情况。通常他们可以很容易得到解决, 但是有时他们可能会比较困难。当孩子参与进来的时候我会督促双方来考虑最好的解决方案。”

“当然,我们也看到外籍人士和泰国合伙人的争端,并不仅仅是家庭人员。这些案件通常并不难解决。双方都明白通过法律解决此类争端是昂贵以及耗时的,所以他们愿意让他们的律师协商来解决这个问题。”

 

结语:

颂颇先生说从泰国大学毕业的法律专业大学生的数量今年来稳步攀升,但是他称,许多毕业生还没有足够的资历来从事工作。“许多的曼谷和各府的大学都成立了法学学院,但是这些毕业生们都没有能力在像我们这样的律师事务所从事法律业务。

“一个主要的问题在于沟通能力,特别是英语。对于任何希望在当今全球市场拥有竞争力而言是很重要的,并且在以后将会更加重要。还有就是需要在国际经济法领域开发专业知识,并且需要特定的指导。”

“不幸的是,在泰国并没有足够有背景以及专业性的人员来训练新的毕业生。我们也没有机构来链接新的法学毕业生以及商业社会。如果新的毕业生想要开设他们自己的法律业务,将会非常难以获得客户的信任。”

“没有很多的大型公司雇佣律师,因为市场已经饱和了。有这么多公司, 大的和小的。因此,大多数应届毕业从事入完全不同的工作,如打一个餐厅或其他业务。”

Cr: Maxmilian Wechsler, Contributing Writer-The Big Chili Magazine

 

新鲜事

最新信息